荷蘭抽象畫畫家-女權先鋒之女

抽象畫畫家Esther

藝術不只會跟著人成長﹐更會跟著時代的腳步前進﹐但我們要記住的是―永遠忠於自己

Stick on youself
Esther的三幅作品

第一次遇見Esther 對她的印象是非常開朗陽光,就像獅群中的母獅,擅長與人溝通並凝聚周圍的人。60初的年齡,看來優雅且穠纖合度。從她敘述自身的故事,便能感受到整個Beverwijk鎮的歷史軌跡。同時Esther將自己家當成Airbnb經營,希望與前來旅居的客人建立一期一會的深刻連結。因此她的Airbnb又稱為Bindia(為紀念母親之名,而在印度為眉心紅點的稱呼,指祝福與神性溝通。荷蘭語verbinden意指與人連結發音也類似。)因此在我旅居Bindia時,也希望藉由採訪Esther,將她的故事與藝術見解記錄下來。

藝術對您來說代表什麼呢?

藝術對我來說就是自由,是我如何運用自己的自由時間,我從來就是Doing Art 不是 Making Art。藝術是我如何創造自己的內在世界,從中探索自我並且沒有期待。生命便是藝術,感受周遭也是藝術,溝通更是門藝術。我從airbnb的旅客中找到藝術靈感,並且發現世界上的人們都是一樣的,唯一不同的便是尊重與不尊重的差別。

為何選擇水紋吹畫來做為藝術創作媒介?

我的媽媽與姊姊都是非常傑出的藝術家,我無法畫出她們那般的作品,但是水紋吹畫是我自己摸索出來的道路。當我感受水墨的自由流動那就像一場探索的旅程,我總是興奮於色彩的自由流動,並驚訝於每一次彩墨與水交融出的新造型。那是單純的情緒抒發,也是探索新大陸。

我會先挑選一種主色來當作今天的心情,之後再慢慢加入其他少量顏色。黑色與白色也是我最常用到的。

請問您最喜愛的藝術家是誰?

如果是單純以女性來說,當然是珍妮絲·賈普林(Janis Joplin)她是我那時代的代表。如果是畫家的話,絕對是芙烈達·卡蘿(Frida Kahlo)。她對我來說就像一個烈士、生命的鬥士、如此肯於付出的人,她絕對也是女權先鋒的代表。女性在那個時代,社會總期望她們在陰影背後默默付出,但是她站了出來。她忠於自己的藝術家生活方式,藉由穿著墨西哥傳統服飾來展現自我。從卡蘿身上我看見自己的影子。

對於生命中對妳影響最大的人?

我的母親Alberta。我的童年曾經因為父親的宗教信仰而有諸多不合理的限制,因此在我長大後,非常重視一件事是出於自己的決定。別人叫我往東,我偏偏要往西。這也是我家族人特有的叛逆精神。

我的母親非常渴望於學習,當時只有家中年紀最大孩子可以讀書上學,但我母親從沒有放棄。她在1942年5月二號出生(二戰期間),我母親28歲時開始一邊工作一邊讀書,就算之後她結婚生子也沒中斷。我家中共有五個兄弟姊妹,我在6歲時就必須幫忙打理家務,因為母親想花更多專注在學習上,因此孩子們自然要成熟許多,在非常年輕時就很獨立。但是我母親還是我非常崇拜的楷模。她是如此出色的藝術家,她創作了許多畫與詩歌,卻從未認真發表過(創作直至74歲癌症過世)。她也是女權的先鋒,荷蘭最早期出櫃的女同志之一。她曾有過三段婚姻,兩任丈夫、最後與女性結婚。這在當時的年代是曾所未聞的。那就像「第一頭粉紅色的大象」走在街上。一開始是如此令人不可置信,但當第二頭、第三頭、第四頭粉紅色的大象走上街頭,大家也就漸漸接受,習以為常了。

因為我母親的過往,在我家族成員內部形成如此多的震撼與糾葛,但不可置信的是別人看見我的家族,卻是如此強悍與有著深刻牽絆的。我想這也跟我們親人間溝通的模式有關聯,我們總是樂於表達自己的感受,並一起渡過那些難關,最後戰勝問題。我的家族總是朝著正面積極思考。妳可以從我身上、我子女身上看見這些從我母親傳承下來的堅韌特質。

Esther母親的畫作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